當前位置:新聞閱讀
中紀委重磅提醒:這八類飯局不要參加
作者:大氣科學學院               發布時間:2017/9/4 11:05:19              瀏覽量:2899

1、不準參加公務宴請

公務接待必須厲行勤儉節約,反對鋪張浪費,嚴格控製接待範圍和接待標準。超範圍、超標準安排的公款接待,應屬於公款宴請。

案例:上海市規劃編審中心主任、黨支部書記楊晰峰違規公款吃喝問題。2014年8月21日,楊晰峰在相關業務會議後,組織10名參會人員公款吃喝,花費餐費1935元。楊晰峰受到黨內警告處分。

2、不準接受企業安排的吃請

到企業開展公務活動,不得接受接待安排甚至宴請,確需對方協助安排的應自行支付餐費。

案例:河南省西峽縣農業局黨委副書記趙慶陽、能源辦主任黃炎違規接受宴請問題。2016年2月18日上午,趙慶陽、黃炎到丹水鎮卓溝村某養殖場實地勘察沼氣項目。中午,兩人接受養殖場負責人宴請且飲用白酒,在社會上造成不良影響。2016年2月25日,西峽縣紀委給予趙慶陽黨內嚴重警告處分,給予黃炎黨內警告處分。

3、不準到企業搞變相吃喝

公務用餐應安排在單位內部接待場所或者政府定點采購的飯店,不得利用企業的招待場所搞變相吃喝。不得參加由企業組織的宴請活動,更不得要求企業為單位或個人的宴請活動買單。

案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地礦局第二地質大隊4名領導幹部違規接受單位項目承建商宴請問題。新疆地礦局第二地質大隊黨委書記、副大隊長趙加洋和副大隊長張春江、總工程師馮昌榮、副大隊長石玉君,先後兩次接受單位項目承建商安排的宴請等服務。自治區地礦局黨委給予4人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免去趙加洋現任職務,取消馮昌榮和石玉君正處級領導幹部考察對象資格。

4、不準接受管理服務對象安排的吃請

當事人、請托人、利害關係人以及管理服務對象安排的吃請,應當拒絕。對於其他吃請人情況、吃請動機、吃請範圍不明的飯局,也應自覺回避。

案例:安徽省樅陽縣項鋪鎮中心衛生院原院長王祥等人違規接受管理服務對象吃請問題。2016年3月31日下午,王祥帶領辦公室主任方軍到縣政務服務中心協助辦理項金村衛生室變更等行政審批業務。事後,王祥和方軍違規接受由轄區鄉村醫生安排的吃請和娛樂活動,造成不良社會影響。王祥受到留黨察看二年、撤銷項鋪鎮中心衛生院院長職務處分;方軍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並被免去辦公室主任職務。違規吃請的費用自付。

5、不準接受可能影響公務執行的吃請

執行特定公務期間,除了正常公務接待,應拒絕其他一切可能影響正常公務活動的吃請,更不得借機大吃大喝。

案例: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正鑲白旗人民法院執行局局長烏雲其魯、副局長李永接受違規吃請等問題。烏雲其魯、李永到張家口執行某工程承包合同糾紛案時,與申請執行人李某一起就餐,餐費由李某結算,花費1200元。餐後,烏雲其魯、李永與李某等人一同前往張家口某娛樂場所。2016年3月8日,正鑲白旗人民法院給予烏雲其魯、李永行政警告處分,並責令退還李某支付的餐費1200元。2016年3月22日,正鑲白旗紀委在全旗對上述2人及負主體責任的正鑲白旗人民法院副院長恩克進行通報批評。

6、不準用公款宴請私客

公務接待對象是指到本單位出席會議、考察調研、執行任務、學習交流、檢查指導、請示彙報工作等公務活動,經批準按規定予以接待的人員,非上述對象一律不得安排公務接待。

案例:廣東清遠市連山縣福堂鎮中心衛生院院長覃堅公款吃喝問題。覃堅利用職務之便,先後18次在多家飯店用公款招待其親戚、朋友用餐,造成不良社會影響。覃堅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違紀款項被追繳。

7、不準參加大操大辦的婚喪喜慶宴席

操辦婚喪喜慶事宜應提倡簡樸,防止大操大辦、大吃大喝。對於他人大操大辦的婚喪喜慶宴席,不盲目捧場,應自覺回避。

案例:山西煤炭運銷集團太原清徐有限公司副經理李燕忠大操大辦其子婚宴問題。2015年10月23日、11月1日,李燕忠在為其子操辦婚事過程中,先後兩次宴請共計450人,並收受禮金5.475萬元,其中收受同事及管理和服務對象禮金2.285萬元。經清徐縣紀委常委會議2016年4月8日研究,決定給予李燕忠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對履行主體責任不力的黨總支書記賈健和履行監督責任不力的紀檢工作負責人張誌剛分別給予黨內警告處分。

8、不準參加各類帶有斂財性質的宴席

借舉辦各類宴席之機,收受平時無正常人情往來對象所送的禮金,是一種違反廉潔自律規定的行為。公職人員既不應舉辦這類具有斂財性質的宴席,也不應參加。

案例:四川甘孜州康定市呷巴鄉副鄉長楊尚東違規接受吃請等問題。2015年6月,楊尚東假借鄉長名義為當地一名群眾介紹災後重建工程項目,並接受其吃請,消費2000元。此外,楊尚東還存在其他違紀問題。被舉報後,楊尚東的家人主動將2000元歸還給該群眾。2016年3月,康定市紀委給予楊尚東留黨察看一年處分;2016年4月,康定市監察局給予楊尚東行政撤職處分。

7月13日,中紀委機關報——中國紀檢監察報刊文《把糾正“四風”往深裏抓、實裏做》,劍指呈現變異趨勢的新“四風”問題。文中著重提到“四風”新變種——“一桌餐”問題。這就為大家扒一扒什麼是“一桌餐”。

“一桌餐”反被“一鍋端”

2016年10月8日,中央第十一巡視組向江西省委反饋巡視“回頭看”情況時指出,“一桌餐”成吃喝風新變種,出現了“不吃公款吃老板”的現象。

“一桌餐”是指由私人住宅改造、不對外公開營業、僅為少數特定人員提供餐飲娛樂服務、具有私人會所性質的隱蔽場所。因為一般隻供一桌客人用餐,所以稱它為“一桌餐”。同時“一桌餐”不在酒樓,不在餐館,也不在食堂,而是隱藏在住宅小區之中。

十八大以來,中央八項規定為公款吃喝設置了硬紅線, 於是乎,有些私營企業主挖空心思,把私人住宅改建為接待場所。組織者以沒有動用公款而無所顧忌,參與者以私人聚會而心安理得,私營企業老板也因能為領導服務而樂此不疲。然而,看似保險無比的“一桌餐”,同樣令官員被“一鍋端”。

案例一:升官半個月,又丟官

2016年8月4日晚,江西省省委組織部幹部教育處處長程子亮、江西省旅遊集團副總經理的黎友才請原江西省贛州市定南縣委書記陳陽霞吃飯,並邀請他們曾一起在國外參加培訓的省直機關另外兩名幹部參加。

這頓飯被安排在海珀蘭庭小區一私人住宅中,這套住宅是南昌市某私營企業主劉某改造而成的具有私人會所性質的隱蔽場所。同時應黎友才的請求,程子亮還邀請了省委組織部的另一名幹部參加。紅酒由黎友才提供,其他費用由劉某買單。

這飯為什麼吃呢?原來陳陽霞升官了,成為副廳級幹部,擔任江西省紀委黨風政風監督室主任,試用期一年。

而這一吃,陳陽霞剛升的官也就丟了。從7月27日報到上班到8月4日吃這頓飯,再到8月12日江西省紀委的通報出來,僅僅17天,陳陽霞就被黨內嚴重警告,終止其試用期,調離省紀委。

案例二:一餐吃沒人大常委職務

同樣是在2016年8月4日的晚上,時任南昌市人大常委會黨組成員、副主任戴曉明違規接受私營企業老板彭某的邀請,在其朋友用私人住宅改造而成、用於接待特定對象的隱蔽場所吃飯。而這個隱蔽場所也同樣是在海珀蘭庭小區。

當時一起吃飯的還有江西省林業廳野生動植物保護管理局局長朱雲貴,南昌市林業局黨委書記、局長付新燦,南昌市野生動植物保護管理局局長楊安以及其他3名公職人員。費用由彭某來買單。

隨後戴曉明、朱雲貴黨內嚴重警告處分。當年的11月,正是南昌市人大常委會換屆之時,戴曉明失去了在人大常委會的職務。

違規吃請不是“小節小事”

事實上,“一桌餐”問題並非江西獨有,福建、河南等省也先後查處了一些典型問題。如福建省廈門市民政局民間組織管理局局長石好榮,先後接受多名業務關係人的宴請,指定用餐地點均為廈門市某住宅區內的陳酒養生收藏館。

違規吃請絕不是“小節小事”。早在2013年底,中央便要求嚴肅整治“會所中的歪風”,盯住黨員領導幹部,嚴肅查處出入私人會所吃喝玩樂等違規違紀行為。

新施行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八十七條明確規定:“違反有關規定出入私人會所,情節較重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 

地方政府也出台了具有針對性的新規來遏製“一桌餐”問題。江西省出台《江西省黨政機關國內公務接待管理辦法》。《辦法》中明確,工作餐應當供應家常菜,不得提供魚翅、燕窩等高檔菜肴和用野生保護動物製作的菜肴,不得提供香煙和高檔酒水,不得使用私人會所、高消費餐飲場所。

無錫市紀委細化工作要求,明確“八個嚴禁”,將使用公車參加任何性質的私人宴請等列入嚴禁事項。

連雲港市在整治違規吃請和公款吃喝基礎上,拓展到違規操辦婚喪喜慶、違規配備使用公務用車等方麵,織密“監督網”。